0 人在線
0
0 初級會員
7 年前

 

短篇《很久以前》
 
你我,到底認識了多久?
 
是十年以上的日子了吧,這一年,我們二十四歲,你我都累。
 
記得我們的父母是親近的好朋友,他們是從小認識的青梅竹馬,兩個小孩子順理成章的成為兒時玩伴。
 
那時候,單純的玩耍,小孩子的人生不需要抱負和目標,打球、捉迷藏、盲目的追逐、跌倒、打架、吵吵鬧鬧、嘻嘻哈哈……
 
很喜歡、很想念,那情懷。
 
記得我們曾經睡在一起,是十二歲那一年發生吧,就在我家客廳的沙發上。
 
午夜時分,我們還在玩跳棋,你不自覺的假裝成年人,流露出一副認真思考的樣子,那不過是一個小遊戲,我從不認真執著,你卻懷著不服輸的決心。
 
於是,勝利者總是你。
 
成年人讓你在我家過夜,我們迷迷糊糊的睡在一起,分享同一張沙發、枕頭、被子,很純粹的作過各自的夢,我記得自己的那個夢,很白痴,關於一套勇者系列動畫。
 
很久、很久以前。
 
踏入青春期,我們到了同一家學校學習,分配到不同的班別。當初,你我都需要時間來適應新環境,沒有熟悉的朋友,產生了孤獨感,我們自然的走在一起,不論是乘車、午飯、回家,有影皆雙。
 
日子久了,同學間的圈子逐漸形成,順理成章的,他們猜說我們是一對,有著或多或少的曖昧。我打從心底的喜歡那些胡說,偽裝出一副煩躁的樣子,暗中的甜在心頭。那日子,我依然青澀幼稚,不曉得那是喜歡、那是愛情、那是追求、那是錯失。
 
日子久了,朋友多了,學業繁重了,吃飯的時間節省了,晚睡的習慣形成了,網絡的使用增加了,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卻減少了。
 
在不知道那一年的那一天,我重複的回想,卻得不出一個答案,你我的存在恍似不再重要,你的去向,我不感興趣,我的戀愛,你忘了八卦。
 
偶爾的碰面,點點頭,說聲「嗨」。
 
有些畫面裡,你有意無意的說我不是,在背後埋怨我。說真的,感覺怪怪的,有點不舒服,我卻茫無頭緒,不曉得自己在那個情況下得罪了短髮小丫頭。
 
我們都忙,漸漸忘記了一些基本、一些當初,還有生活。電腦、電玩遊戲、上網、文字聊天,忙的就是這些。不知不覺間,忘記了關心身邊的人和事,對周遭漠不關心,著了魔似的躲在房間裡玩電腦。
 
每當注意到你在線上,心裡自然的冒出一個懷疑,你究竟在和那個男生交往呢?我沒有為此發出訊息,沒有為此開口提問,我具備幾分勇氣,不再是沒用的膽小鬼,就算是校裡長得最漂亮可人的張惠藍,也接受了我的追求,但你的戀愛好像和我再扯不上關係。
 
從此不關心、不過問,漸走漸遠。
 
長大了,離開學校,踏入了殘酷的社會,這個重疊於世界的異空間沒有愛,我不會說是缺乏,而是根本不容許愛的存在,爭個你死我活,取勝的人沒有獲得真正的快樂,落敗的人卻沮喪頹廢。
 
隨著歲月,我們的輪廓變深刻強烈,逼不得已的掀動嘴角,發出虛偽的微笑,人的表面越見漂亮時尚,內心矛盾的逐漸墜落,我看不穿皮肉底下的那個你,你會像我一般討厭成年人的世界嗎?
 
或許,你我的靈魂早就天南地北。
 
覺醒的時刻晚了一點,工作有關的遭遇和打擊使我反思自己的人生,也試看清楚世界。
 
城市的人口密度每年提高,每條街道水洩不通,每個購物中心繁忙疲累,人多得像螞蟻,住屋問題嚴重,社會福利失去了平衡,資源分配不見得適當。
 
回歸後,政府腐敗無能,官員們不知所謂,露出陰險的嘴臉,只懂得奉承祖國,關顧那些不作貢獻的新移民。社會問題浮現,氣氛不和諧,政府不可信,具有私心的政黨也不可信,充斥著背叛和以權謀私的氣味。
 
放下了手機,斷絕了網絡,在車程裡、路途中,撐著疲乏的眼皮、認真的睜開眼睛看世界,原來我真的討厭這個地方,真的討厭長大,真的不打算記得那些嘴臉。
 
看清楚了,我想起有你的童年,青梅竹馬,一段不懂得回頭的舊歲月。
 
此時此刻,沿著走過的道路,踏著一起留下的足跡,拼命敲門喚醒當初的你,縱使明白到自己如何努力也是徒然,回不了從前,走不到當初,但我還是很想你,在回憶裡的老地方等著你、祝福你。
 
看到外在的精彩,看到躲藏的無奈,放棄外面的世界,回到你我的童年。
 
0 0
0
0 榮譽會員
7 年前
政治文章
0
0:不是啦,主角早就不關注那個世界,純粹的憶起了當初的時光,和短髮妹的童年和曖昧才是他在乎的。
0
0 高級會員
7 年前

通常呢d情況,

如果真係有機會係埋一齊

反而唔一定會長久

請先 登入登記 成為會員。
請先 登入登記 成為會員。
請先 登入登記 成為會員。
請先 登入登記 成為會員。
請先 登入登記 成為會員。